我的网站我的网站

本站标签
您现在所的位置: 主页 > 测量仪器 >

剧本杀内卷变味:玩家冲着“泡妞”来店家只想赚快钱

肌研白润洗面奶,酷派8150刷机教程,qreader下载,童彤
发布时间:2021-10-19 07:39 录入:admin 热量值:3218

  多家线下剧本杀店,装饰着坟场等场景,里面摆放着一些道具尸体。有的门店甚至重点向消费者展示“人魅”、“夜店凶灵”、“瞳灵人”等充满灵异内容的剧本。

  近日,据新华社报道,少数一些商家在游戏内容、场景设置等环节宣扬暴力、灵异,以此为商业噱头吸引年轻人,引发公众担忧。

  “剧本杀”“沉浸式体验馆”……本是一种以逻辑推理为内容的游戏,但随着行业日趋发展,游戏的内容和玩法不断更迭,渐渐有人就跑偏了。

  剧本杀的作者多由其他行业跨界而来,如影视行业编剧、网文小说作者等,那些行业原本就存在剧本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,自然也影响了剧本杀的内容生态。

  与此同时,行业盗版侵权的现象与日俱增。据了解,电商平台盗版剧本售价均在10元以下,低俗、黄暴、灵异等元素常常出现。

  剧本杀作为一个新兴行业,政府相关部门在监管措施和管理规范等方面仍存在漏洞和空白,这也导致入行门槛低,行业玩家鱼龙混杂。永夏国剧本推理馆主理人小北在接受伯虎财经采访时透露,“这个行业还处于上升阶段,但是已经出现混乱的现象,缺少一个具备公信力的机构。”

  包包是广州最早一批店家,2017年开始做剧本杀,至今已有四个年头。在其看来,“行业的规则应该由官方来定,而目前还没有剧本杀类型的营业执照。”

  对于新华社此次报道的乱象,她认为,“有些人做剧本杀,就是为了赚快钱。现在还没有行业管理规则,这些人会去钻空子,就有了黄暴本。”

  永夏国剧本推理馆另一主理人小怡则认为新闻报道太片面了,只看到剧本杀的恐怖元素。“剧本杀有恐怖本,也有欢乐本、情感本,有的恐怖本也会让人去思考背后的人性与道理等,而不只是吓人。 ”

  剧本杀加速扩张下,留给玩家的,是一套套“生存法则”。为抢占流量,什么样的玩法夺眼球,就玩什么。

  “行业年轻人多,认识还不够深刻,需要多学习成熟行业的经验,特别是法律法规、风险意识等。”广州老店家丘先生告诉伯虎财经。

  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,自2016年起,我国剧本杀相关企业(全部企业状态)注册总量增长明显。

  2017年整整一年,剧本杀从小众圈子通过慢慢摸索,逐渐被年轻人群体所熟知。在小怡看来,剧本杀为年轻人找到一个宣泄口,“他们平时工作压力比较大,恐怖本可以叫出来,情感本可以哭出来。”

  包包就是在17年开始进入剧本杀的。此前,她开过桌游吧,因为盗版没能做下去。她也开过密室逃脱,甚至把广州所有的密室都玩了一遍。直到后来接触到最早期的剧本杀,玩起了《谋杀之谜》,“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,连正版都没有,只能弄到电子版”。

  2018年,整个行业开始进入飞速发展。最早的剧本杀就是纯推理,不存在什么演绎,也没有背景音乐,两百多块就可以买到一个剧本。

  包包算了一笔账,剧本杀线下店最重要的两个成本其实是主持和剧本。好的主持需要培训和管理。这几年包包在剧本上的投入累计有50万。

  线年。这一年,我国“剧本杀”行业市场快速增长,规模是2018年的2倍,突破100亿元。不仅是线上,线下剧本杀也在这一年迎来爆发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,全国的剧本杀店从1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。

  一些剧本杀老板向伯虎财经透露,如果选址得当,运营合格,半年也就能够回本。但是抖音上天天有人喊年入百万的,有点夸张了——因为规模化是剧本杀第一难题。

  “人人都知道剧本杀赚钱的时候,它已经是红海了。毕竟什么赚钱就一窝蜂往里钻,这和股市、币圈的韭菜没什么区别。”一位投资人觉得剧本杀虽然是新兴赛道,但已经有不少泡沫。

  今年“4月剧本杀门店倒闭数量翻倍”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。数据显示,4月份闲鱼平台上以“倒闭”为由转卖剧本、道具、门店桌椅的发帖较上月增加了110%。

  2021年前五个月里,相关企业注销数量达到了200家。其中,4月共注销近100家相关企业,环比增长102%。

  小怡向伯虎财经透露,东北是国内剧本杀发展最迅猛的地方,然而今年小黑探在该地区的开店数量已经在放缓。

  据统计,截至2020年底,规模较大的“我是谜”,线家;“迷之神探”全国共25家;“剧本部落”全国共24家;“叁千世界”全国共27家(均为包含直营和加盟店),包括这些门店,全国门店超过6家以上的商户仅有1%,21%的商户开设2到5家门店,78%的商户仅开出单店。

  作为最早一批店家,四年多时间里,包包已打造出口碑,积累许多业内资源,也经常与行业内人士互动并发起活动,店内剧本价值超50万。尽管如此,包包至今仍只有1家直营店、1家加盟店。

  市场狂热的背面,是资本的冷静。一位“剧本杀”投资人提到,“目力所及,现在无论是发行平台、评测媒体还是店面都不是大资本的优质标的,就拿店铺说,明显是低频次消费场景、高客单价,缺乏盈利爆点,所以你看报道中没什么机构资本往里涌。”

  包包告诉伯虎财经,并不是买一个剧本就好了,你还需要花人力去研究。“而且现在剧本这么多竞争店家,你买这个,他也买这个,有经验的店一两天就可以开给玩家玩,没经验的要一两个星期。”

  有的店做不长久,也因为这些店没定义好自己的类型,贸然迎合各类需求。“有人觉得这个本好,就做这个。以至于出现许多男女之间的奇奇怪怪的问题,甚至有的消费者就是专门为了泡妞。”

  作为广州最早一批开店的人,包包坦言,店里口碑是不错的,但在疫情与竞争的压力之下,也不得不压缩场地,降低铺租成本。“疫情使生意越来越难做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开店越来越多,我觉得会倒闭一些了。”

  当下行业正因为盗版困境饱受诟病——最早期的剧本,由于没有正版,都是靠打印,“始于盗版”写进剧本杀的基因里;而如今,一些线下店铺为降低熟客复购成本,也会主动将钱送到盗版者口袋,QQ群、闲鱼上仍然充斥着极低价格的剧本售卖信息。

  快速崛起的市场,如一个野蛮丛林,没有行业规范,竞争内卷,所有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找到一个生存法则。但显然,胜出者总在少数。

  越来越多的剧本杀店家,选择在剧本杀kill time的过程中衍生出更多消费场景——比如开自习室、卖电子烟……

  剧本杀的淡旺季尤其明显,寒暑假是典型的旺季,再细分到每周,周一至周五白天是淡季,周六日是旺季。不管淡旺季,店仍然开着,该支出的人力、铺租、剧本、道具一样不少。

  为了减少经营压力,有的剧本杀店便走起“斜杠”路线,例如周一到周五白天开起自习室,或是在店内卖电子烟、零食等。

  小怡的店是今年5月份开的,她是这么对抗“淡季”的。周一到周五店里人流稀少,部分场地就分租出去。9月淡季,她就去挑选剧本、跑展会、找作者、谈发行,跟企业客户谈团建的合作。

  对于店家的“斜杠”做法,丘先生认为,“如果是因为收入不足跨界,那多半是不成功的,因为本业怎么赚钱都没想明白,跨界难度更大;如果团队已经成熟稳定,商业模式清晰,那承接更多项目则合情合理,资源充分利用。”

  2018年底,成都的壹点探案在青城山推出了“两天一夜”的沉浸式剧本杀,是国内首家尝试“两天一夜”剧本杀的店。之后不断有“两天一夜”模式的古风剧本杀被推出,“古镇剧本杀+住宿”的打包套餐备受好评。

  而四川崇州街子古镇就打造了4万平方米的武侠小镇,有酒坊、镖局、茶铺、衙门等,结合推出《九州江湖·青天鉴》剧本。据数据显示,自今年“五一”开始运营后,每周都会有3场左右,截至目前已经举办了183场,营收达到220万。

  做了剧本杀4年的包包,如今也开始着手“景区+剧本杀”,在她看来,无论是景区+剧本杀,还是民宿+剧本杀,都是很好的出口。

  此外还有酒吧+剧本杀,火锅+剧本杀。不止是剧本杀店里卖酒、吃火锅,更重要的是火锅店、餐馆、甚至一些酒吧里也搞起了剧本杀,毕竟剧本杀需要的只是个场景,或者说只是桌子。

  而对于酒吧+剧本杀,包包持反对看法,“一位做酒吧+剧本杀的朋友亲口告诉我,他不懂剧本的,他只是觉得好赚钱!”

  “你去问做酒吧的,他们肯定是买很多喝酒剧本,剧本出现喝酒以及低俗内容,我非常反对。有些人就冲着这些东西去玩了。”她补充道,“就好像卖文具的去卖喝茶,完全格格不入,尤其剧本杀这个行业,真的需要专业的。”

  急速发展下的剧本杀行业,仍在等待王者出现。谁能持续提供好玩有趣又“体面”的玩法与体验,谁就更有可能角逐剧本杀王者的宝座。

  监管,正在呼之欲出。而只是搞搞表面花招、没有内核的剧本,显然行不通了。面对诸多跨界奇袭者,要做好剧本杀,内容才是最重要的竞争力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